做中国文化节目的德国媒体人

中央广电总台国际在线

2019-01-17 10:12:14

《中国茶时间》栏目主编 朱蒂特•鲁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 许多)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的飞速发展引发了各国人民以及媒体的关注。近两年开始,一些德国媒体人出于对中国的好奇以及兴趣,自发地加入到一档名为《中国茶时间》的电视节目制作团队,希望为中德两国文化交流做出更多的贡献。

  由中德媒体人共同打造的《中国茶时间》,是在德国柏林亚历克斯电视频道播出的一档中国文化主题电视节目。《中国茶时间》栏目主编朱蒂特·鲁曾在欧洲最大的电视台之一——德国电视二台工作20余年。朱蒂特表示,尽管中德两国近年来关系日益紧密,但德媒对此的报道力度却远远不够,很多德国民众对中国了解十分有限。她和现在担任《中国茶时间》的策划人兼制片人曾莉希望通过该团队的共同努力,让更多的德国民众了解中国老百姓的生活。朱蒂特说:“我们认为,在德国有很多人对中国很感兴趣,想更多地了解中国,聆听中国老百姓的故事,而我们的电视节目正是以中国百姓生活为焦点,德国观众可以从中了解他们的梦想、思想以及希望。我认为,这是很棒的一件事。”

  为了给这档中国文化节目找选题,朱蒂特于2016年第一次到访中国上海做实地调研。朱蒂特介绍说,随着中国城市化的加速,中国大城市高楼大厦林立,人口密集,居住在这些高楼的中国百姓的日常生活以及邻里关系让德国民众觉得很好奇。《中国茶时间》特意做了这样一期名为“空中花园”的节目,朱蒂特说:“我们注意到中国大城市一些高耸的公寓楼里会特别设计出一些小花园,这些小花园成为了公寓楼里居民们重要的见面、交流的场所,更重要的是邻里们间交谈都非常友爱、温馨,这是非常珍贵的,我觉得这很棒,做这期节目之前我根本不知道中国邻居原来是这样的,人们希望彼此建立联系,彼此需要。”

  朱蒂特回忆说,她第一次到中国时,中国移动支付、电子商务的全民普及让她感到惊讶。她半开玩笑地说,她走进一家只能用微信支付餐厅吃饭,如果不是有中国朋友在身边,她恐怕要吃“霸王餐”了。朱蒂特表示,中国老百姓日常生活的件件小事都是中国改革开放成就的缩影。朱蒂特说:“改革开放增强了中国与世界各国的联系,促进了中国科技的快速发展,从而使中国人民的生活质量得到很大提高,中国也一直致力于使农村地区的人们脱离贫困,像修建公路、盖新房、改善居民饮用水等等。中国老百姓的生活一直是德国媒体人关注的话题。”

编辑:邓晨曦

自2002年起,中国的城镇人口以每年约2%的比例增长,如今一半的中国人都生活在城市里。为了向人们提供更多的居住 […]

“胶带是我们的新颜料!”——柏林“胶带帮”的座右铭言简意赅。

通常一栋建筑的外墙装饰是油漆或者包装覆盖,但胶带艺术独辟蹊径,他们用彩色胶带在在各种各样的底层材料上创作,塑造出3D图案或者为整栋或空间建筑制作装置方案。

60年代末,胶带艺术作为喷漆涂鸦艺术的替代之一出现,之后迅速变得非常多样化。它没有刺激的气味,很容易清除,在很短的时间里也能够装饰较大的面积,例如整个舞台,或是充满创新色彩的展台、秀场和现场演出。对布鲁诺·柯贝克、柯立利亚·波特曼和波多·荷冰来说,他们非常看重有新的发现,发展新的技术,完整地深入并研究其它领域。但最重要的当然还是他们在艺术方面的激情,无论是地板、天花板还是墙面——他们热爱所有的平面,并用胶带在上面盖上他们独一无二的印章。

“中国茶时间”参访了“胶带帮”在柏林的大本营,让大家看到他们可以用胶带做出那些令人振奋的创作。

力量、精准和速度:胡胜男的鼓敲出了震动,并敲进了音乐厅听众的心中。这位出众的中国音乐家在小时候就已经发现了她对节奏的天赋,并从此深深影响了她的人生。十岁时,她的母亲对她进行了打击乐的启蒙教育,后来她进入北京的中央音乐学院附中上学,最后在奥地利格拉音乐与表演艺术大学茨获奖毕业。

寻觅新奇的、不一样的声音,对胡胜男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在采访中她透露,她甚至会拿着鼓棒在家具五金行里四处敲打各种材料——一种虽然奇怪但却每有成效的方式来寻找新的打击乐器。

最后,得到奖学金的胡胜男因缘际会来到了柏林。在这里,她创办了“柏林打击乐器”乐队,并遇见了她的丈夫——柏林德意志交响乐团首席、小提琴家陆威。两人的相逢不仅对他们个人而言是幸运的,同时这也为全新的、震撼的音乐体验奠定了基础——因为打击乐手和小提琴家在舞台上冒险尝试了一个共同的音乐实验……

来自柏林的黄荣是一位年轻且才华洋溢的钢琴家。在他13岁时,这位中俄混血的少年赢得了全德联邦青少年钢琴大赛,并在七年级时转学至音乐教育学校——巴赫中学(Musikgymnasium Carl Philipp Emanuel Bach)。

这所中学为拥有特殊音乐才能的儿童及少年提供专门的艺术教育和最佳条件,培训学生拥有杰出的表演能力。有别于一般中学的四学期制,这里的学生需要六个学期的时间才须参加高中毕业考试——因此,学生有足够的自由时间以便练习。这个概念非常成功:超过80%的毕业生到了大学继续主修音乐。不过,第一次的上大学经验在他们仍是中学生时,旁听柏林的音乐高等学院课程就可以体会到了。

就读巴赫中学,学生们首要的任务是连接自己对音乐的热爱、野心和勤奋。《中国茶时间》制作团队专访黄荣,他讲述了他的故事、他和古典乐的关系,以及身为一个少年,在闲暇时间如何与钢琴独处,而不是像其他同龄人一样在派对上作乐。

乐团成员分别来自中国,日本,韩国和德国。他们的音乐是如此奇特,以至于他们发明出了自己的音乐风格:世界风新音乐。来自柏林的亚洲艺术乐团为听众带来不同于寻常乐器的独特声音。

 

乐团的固定角色是笙,一种由37根吹管组成的中国吹奏类乐器。笙演奏者必须有相当大的肺活量,才能吹出声音。另外,笙重约四公斤,演奏时必须以手捧着——表演时,不仅在音乐性上富有挑战,体能上也有很大的要求。

 

在亚洲艺术乐团里,韩国的元素由伽倻琴负责:伽倻琴是韩国的民族乐器,有着近1500年的历史。 虽然它的音量很低,却是一种相当多功能的乐器,甚至摇滚乐也能用伽倻琴演奏。网上有许多相关视频,其中不少年轻音乐家利用伽倻琴表演吉米.亨德里克斯(Jimi Hendrix)或AC/DC的歌曲。

 

杖鼓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这种沙漏形状的鼓被广泛使用于所有韩国音乐风格中,当然在亚洲艺术乐团里也是不可或缺的。

《中国茶时间》制作团队拜访了亚洲艺术乐团的排练和演出,访问了这群非比寻常的音乐家,并带各位观众一起听听,亚洲乐器和欧洲乐器之间有怎样的火花。

一切的开始都是基于单纯的好奇心,对一个陌生的国度开启了兴趣。1996年,“中国计划”首先在巴登—符腾堡州的圣布拉辛学院里发起,最初只是一个小型的自愿研究小组。

随后,最初只是小项目的“中国计划”成为了这座富有历史的中学里一个交换寄宿的特别专案。 学生可以选择中文作为第三外语,甚至参加中文课的毕业考试。多年来,圣布拉辛学院与江阴南菁中学和上海同济中学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他们之间有定期的交换计划。对于圣布拉辛的学生来说,他们能频繁地接触中国的主流文化和日常生活。此外,最重要的是对于不同生活方式的尊重——这是在深具人文传统的学院能够和平共处的关键。

自1999年以来,圣布拉辛学院每年都接收少数中国学生。首先他们会在专门的“欧洲课程”中学习语言,平均4到5年后参加德国中学毕业考试。《中国茶时间》制作团队与这些中国学生会面,了解他们在如何在离开熟悉的家乡后,学习适应黑森林里的新生活。

人口大约2300万居民,像上海规模这么庞大的城市,在欧洲是难以想像的。这里充满异国情调、熙来攘往、五光十色。上海,一座奔腾的大都市,过去和未来于此交汇;它自150多年以来,持续对世界其他地区的人们放送它的魅力。

越来越多的德国人开始在上海驻留,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冒险。与此同时,他们成为了上海最大数量的欧洲移民群体。这座大城市激起人们的欲望,他们搭拥挤的地铁去工作,细心品尝上海的街头小吃,在遥远的异乡一解乡愁:如果想家了,啤酒、小圆面包或Nutella巧克力酱——都可以迅速被找到。此外,在很多地方还有德式超市、面包房和啤酒屋。

然而,浦东区的德国中心才是上海德国人社群的重要命脉。在这里,新来的人们能快速找到归属感,与中国关系密切的商人们也能在此缔结广泛的人脉;他们在这里工作、相互联络、商谈生意——上海大多数的德国人都参与其中。不过,德国中心举办的众多活动也为中国带来了德国文化的影响:无论是五月舞蹈节、电影之夜还是选举派对——这些活动都能让德国人感受到家乡味。对于仍在考虑是否前往中国行商的德国人,该中心还在德国举办活动,以促进信息交流。

当然,多数德国人几年后都回到了欧洲。但是,某些人也决定永远留在中国:就像Thomas Derksen,他制作的视频让中国网民们笑得不能自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