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观历史,普世价值对“美”的定义不断在改变。不过几乎全世界都会认为一个年轻、苗条、健康且穿着得体的人是“美”的。世纪更迭,不同民族和地域,对女性“美”的观念和期许也都不同——当然,对男性也是!

在巴洛克和洛可可时期的宫廷里,贵族流行穿戴假发、亮丽的丝织品以及非常多的首饰。男士通常穿着紧身裤以强调腿部曲线,淑女们则喜爱低胸装。十九世纪,马甲和高耸的发型就是欧洲时尚的代名词;与此同时,中国年幼的姑娘必须裹小脚,脚越小越好看。有“三寸金莲”的女子更有机会出嫁,她们必须忍受极大的痛苦,以搏取男人的欢心。

虽然在现代社会,裹足的陋习早已被全面禁止,但为了显得更有女人味,世界各地许多女性都自愿接受痛苦和脚的变形(已被科学证实),穿上又窄又高的高跟鞋,只因为这样能让她们觉得自己风情万种。在这世界上,所有男人女人都受“美”的定义和习俗束缚了他们的自由和完整性。在过去好几个世纪里,欧洲女性必须穿上限制行动自由的马甲,才称得上是“良家妇女”。而她们在比较谁的腰最纤细的时候,差点折断了一根肋骨。在1960年代以前,受过良好教育的欧洲女孩和贵族女子们习惯于把全身包得紧紧的,因为走路时晃动胸臀的形象被认为是不雅观、不端庄的。因此,直到二十世纪中叶,欧洲女性还穿着高腰内裤和“子弹型内衣”,以控制她们的体态。

六十年代,性解放运动在德国和欧洲意识抬头,不仅礼仪规范松了,服装的要求也放宽了。女权主义者烧毁胸罩、“解放”乳房,表示亟欲改变现况。她们的发型不再受限于梳得整齐高耸或是规律的波浪鬈发,开始以最自然的模样示人。

肤色的流行也有所变动:以前人们追求白皙的皮肤,现在则认为小麦般的棕色是健康美丽的。经济条件许可的人会到南方度假,躺在海滩上晒日光浴——战前时期,有能力赚钱到海边度假,并非天生而是晒出来的肤色,在当时是一个社经地位的象征。

在中国则是完全相反。毛泽东时期,扎着发辫、有着因劳动而曝晒的肤色的农妇,或是奋斗的女兵们,都是美丽的代表;然而到了二十一世纪,女性普遍追求皮肤白皙,如同文革以前的贵族阶级一样。肤色白,在中国一直以来就是免除农活的象征,也就代表了较高的社会地位。今天,亚洲地区许多国家对于肌肤美白的金钱投资相当可观,而在欧洲,没有助晒剂或人工日光浴根本难以想像。欧洲人认为,皮肤白并不漂亮,看起来也不健康。

《中国茶时间》制作团队带领各位观众穿梭百年,看看每个年代对于“美”的定义如何,而随着时代变迁,“美”在中德两地又有怎样的变化。